海外 音乐 戏剧 明星 评论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明星 >阚清子:活到现在想放过自己 不会为身材放弃美食

阚清子:活到现在想放过自己 不会为身材放弃美食

2021-08-16 21:00:00 作者:冉莹莹 来源:娱乐吧 浏览:19

阚清子和榴莲

阚清子和榴莲

倪虹洁饰演刘恋的母亲刘闵之,陈若轩饰演刘恋的男友

倪虹洁饰演刘恋的母亲刘闵之,陈若轩饰演刘恋的男友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阚清子剧照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阚清子剧照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剧照

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剧照

原标题:演员阚清子:放过自己

如果有个最不想被问的问题排行榜,被阚清子排在第一的是——“你都演过什么戏啊?”

从业十年,从籍籍无名到担纲女主角,这仍然是她害怕听到的问题。

刚从北电毕业时,确实没有代表作,但直接承认显得自己很差劲。做了几年演员,她觉得不好意思提及演过什么,因为有些戏不够火,对方会不会没听说过。

如今再被问及“你都演过什么戏啊”,她会被打击到。“我演了很多年的戏,别人都不知道你演过什么。这打击,得多大。”

转变

“这是这个行业里最尴尬的问题。 ”阚清子言之凿凿。她很能体会许多在行业中并非第一梯队的演员的心情。从北电毕业后,真正让她在行业里有姓名的角色,直到她28岁时才出现。

2016年,谍战剧《麻雀》播出,阚清子在其中扮演的李小男,表面上是个没心没肺的美女新演员,直到结局才揭示中共女特工的真正身份。这个角色让阚清子的演技得到了展现,李小男不仅骗了特务,也骗过了观众。大家重新去演员表里查找这个女演员的名字。

“演完《麻雀》,李小男被很多人喜欢认可的时候,我才找到了一些自信。”而在那之前,阚清子甚至不时地开始想退路。她形容当时的状态,“哪有什么解压方法,没有, 就是熬,一点点熬过去。”

28岁时,李小男是阚清子演员事业的转折点,但于她本人来说,30岁是更明显的人生分界线。

阚清子并不胖,但她以前有严重的身材焦虑,认为自己是喝水都会胖的易胖体质,肩膀、胳膊、锁骨……怎么都瘦不到满意的程度。女演员除了会演戏,还有一些需要穿礼服的场合,“穿不进去就是不行”。但要命的是,她也很爱吃,吃饭对阚清子来说,是不可替代的一种幸福。她痛苦地寻找平衡,试图改变自己爱吃的习惯,或是试图改变自己的体质。

但过了30岁,阚清子想通了,她放过自己也接受自己了,爱吃就爱吃,相比饿个十天让自己穿进一件礼服,快乐才是最重要最不该放弃的,“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穿露肩或露胳膊的衣服,因为我没减掉胳膊上的肉。但是如果因为我要穿进一件衣服十天不吃饭就太残忍了,你穿得上又怎么样?去给别人看吗?我觉得那是你在活给别人看,不是在活自己。”她反思大家对女演员的要求,“白幼瘦不是审美的唯一标准,为什么不能放过我这种体质的人,而且我是可以在穿衣搭配上去避掉一些缺点的。”

阚清子不再把工作和他人眼里的自己看得重要,把重心转移到自己的感受上。不仅是胖瘦的问题,更是如何认识和看待自己问题。“生活是自己的,快乐和开心才是所有的前提,不要太为难自己,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活到现在,我知道自己很多事情真的没有办法改变,很多人一直处于很不开心的状态,是因为不接受自己,我希望我能接受自己,不要强迫自己,接受才是最好的给予。”她思索一下,觉得以上这段总结是自己近几年最大的成长。

这种成长反过来影响她的工作。于是在电视剧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中,阚清子贡献出了最本真的自己。

榴莲

爱吃的阚清子以前不吃榴莲,身边人劝她,这是水果之王,这个角色也和榴莲分不开,为什么不试试?阚清子小心试了一口,“真的就是爱上了!成了我最爱的水果!你把它放到冰箱里冻一冻再吃,就和冰激凌一样!”她向记者激情安利。在吃这个话题上,阚清子绝不缺乏热情。

而《突如其来的假期》的剧本也像真的榴莲一样,对阚清子而言,是“如获至宝”的程度。她没见过这样的女主角,“她非常特立独行,不按常理出牌,会有一些自己的叛逆,甚至是在外人看来可能她会有一些神经质,人如其名,浑身带刺,而且很有味道”。最可贵的是,这个女性角色身上从未出现焦虑的影子。

“我其实是把榴莲(刘恋)演成了我自己。”阚清子不想辜负这个角色,她把自己和榴莲合二为一。她放弃女演员的表情管理,在剧里赶地铁时边走边大口吃早饭毫无美女包袱,大笑也大哭,还有各种嫌弃的表情。

朋友看了剧给她截表情图发过来,说这不就是平时你的样子吗?她回复,对,这就是我,完全没有在演。

阚清子也让榴莲成了一个爱吃的女孩,每次开拍前,她都先问道具老师今天摆上去的零食够拍几条的?因为每一条她都会真吃。太幸福了。以至于经常拍完以后她已经饱地得吃不下饭了,为此她还可惜一番,“唉,正餐可能就吃得少一些,额度都留到戏里面了。”

观众最终看到了一个不同于大部分国产剧女主角的女主角,她保持自己内心和一地鸡毛生活的距离,她首先考虑自己的悲喜,追求自己的快乐和欲望。

一切故事都源于心梗意外去世的妈妈,刘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哭没有闹。阚清子刻意往回收的表演让30岁的刘恋真实可信。她认为这是只有同样处在30岁的她能演出来,也是同样年龄段的观众能看懂的表演。

“我的这个人生阶段和榴莲是很相似的。差不多年龄的观众才能看懂这个故事到底要说什么,稍微年轻一些的可能只看到表面热闹,面对家人的离世,你怎么样去面对孤独感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够感同深受。”

阚清子满意现在的自己,她经常把拍戏时入住的酒店房间改造成更像家的样子,工作很累的时候,会去吃顿火锅,算是给自己放一个小假。有些礼服穿不下就换一件能穿下的。30岁后,她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了心里的平衡点。

“我当然也希望自己更受欢迎,但是现在这样子已经够了,有人认识我,会跟我打招呼,已经认可我了,还要怎么样?最终都还是要回归到自己的生活里的。很多东西都是一时的,它不长久,再好我也不认为会真的一直好下去,你能够一直站在金字塔尖吗?维持那个过程有多么痛苦,只有你自己知道。别人只看你飞得有多高,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过得好不好。”

[对话]“榴莲她真的就是人如其名”

澎湃新闻:榴莲这个角色吸引你的是什么?

阚清子:其实我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,我感觉特别惊喜,这个剧本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宝贝一样。现在女性题材的剧还是挺多的,我也看了很多,表面看是在说女性独立,但是很多其实都在讲关于女性焦虑的问题,但是这部剧完全就像一股清流,榴莲这个人物完全跳脱出了国产剧一些关于女主的基本设定,是不太一样的。

她并不是完美,她有很多毛病,但是我觉得她内心又很善良,有很柔软的一面,很有她自己的一些处事原则。榴莲敢于调侃别人,也敢于调侃自我,遇到很多事情的时候,她能以一种很随性的态度来面对自己生活的艰辛跟苦难。

我最喜欢的也是她内心对于自己的一份坚持,作为一个独立设计师,她不会因为市场向金钱妥协。榴莲真的就是人如其名,浑身带刺,而且很有味道的那种。但是喜欢她的人真的是非常喜欢她。

澎湃新闻:觉得自己和榴莲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吗?有什么难的地方需要你去琢磨一下的?

阚清子:相似之处还挺多的,比如说比较固执,对于认定的东西不愿意去改变。

我跟这个角色基本是很合二为一,融合点很多,与其说是演技的挑战,不如说对于自己的一次突破,是一次大胆的尝试。

在表演方面,导演给了我很大的空间和信任,我还是挺开心的,每次我都会说导演我可以给你多一种选择,我给他演几种,最后给他去选择,到底用哪一种方式来呈现。

比如说我以前演戏可能都会比较注意表情管理,但是在这个戏当中,我把她演得非常落地,经常做一些很奇怪很搞怪的表情,把自己的一些内心os呈现在脸上了。

最难的一点,表演过程中我也一直在跟编剧跟导演去讨论的,就是说她的前男友是一个在很多人眼里完美的一个人,大家都不理解她为什么分手,包括整个剧前期她都是一直在去找前男友。

最开始我是完全不理解的,我也很头疼,产生了分歧,最后我跳出来,我想每个人物都是不完美的,她不完美才是正常的一个人。

后来我在演的过程当中,我开始理解到这个人物为什么一直在去找前男友,是因为她的前男友跟她有很多关于母亲的共同回忆,等于是一直在通过前男友来思念她的母亲,她把前男友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,其实是一种对她母亲情感上的寄托。

但是为什么分手这点,在拍摄过程当中,我也在跟导演讨论,我找到了结果,就是她的前男友一直在否定她的价值,一直在说她的画不值钱,但是画画是她很热爱的事情,他一直在否定她,所以最后觉得可能真的没有办法走下去,因为你在否定我灵魂深处的东西。

很多对这个人物的不理解,都是在拍摄过程当中一一去解决的。

澎湃新闻:榴莲一开始就遭受了一个挺重大的打击,我其实没有发现是她妈妈去世了,因为表现形式比较特殊,她也没有哭没有崩溃,你是怎么去琢磨这种遭遇重大打击的体验的呢?

阚清子:在演的时候我一度都很想哭,但我都在克制我自己,这种感觉就像我们平时生活当中,成年人在工作里会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,但我们不可能把不开心写在脸上,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。

作为我自己来说,我在演一个角色的时候,我会完全把自己放入到那个角色当中,我的思维模式都会跟着这个人物走。我当时在想榴莲在遇到这种突发变故的时候,应该是不接受的,你说她难过肯定是难过的,但她不愿意去直面,所以她一直在回忆母亲,一直在寻求跟母亲的一种和解。

我们成年人也会面对家人的离世,难道你的生活就不再继续了吗?是不可能的,甚至你都不可能把这些不开心告诉周围的人,把负面的情绪带给周围的人。所以我觉得榴莲这种方式其实是正确的,她并没有把自己的痛苦去跟周围的人宣泄,而是选择了一个人去消化。

“我一直在找平衡点”

澎湃新闻:演了这个角色之后,你觉得自己有从她的身上获得什么以前没有想过的事情吗?

阚清子:还挺多的,演完这个角色让我觉得人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,很多时候还是要多为自己也为家人多做一些事情,让我们少一点遗憾。榴莲在整个消化过程中,对于母亲来说,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很遗憾的。

澎湃新闻:你在生活当中会给自己安排一些突然的假期,走出自己原来的生活吗?

阚清子:我以前可能拍完一个戏的时候就会给自己一个休假,这个是根据自己阶段不同来改变的。最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可能完全把生活跟工作混为一谈了,也没有自己的生活时间,但是后来在某一段时间里,我拍完一个戏就会去放假,放空一下,再重新回到工作当中。

但是现在我的工作方式可能又重新把工作的部分活成了生活,拍戏确实很累,我可能会给工作人员准备一些炉子,请大家烤烤串,或者休息的时候炖个汤,工作有自己生活的一部分。

我们的职业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,而且去外地一工作就是三个月,这是我们的工作性质,没有办法改变,我也一直在找平衡点。比如说我现在会把酒店布置得像家一样,很有家的那种温馨感。因为我觉得自己胖,去吃火锅对于我自己来说就是突如其来的假期。

澎湃新闻:吃对你很重要?

阚清子:对我来说很重要,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我不可能为了自己穿很好看的衣服去放弃吃,我不想再难为自己,活到了这把年纪,我想放过自己,让自己生活得更加愉快一些。工作虽然说很重要,但是我会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,我不会完全为了控制身材去让自己放弃美食,我不想对自己那么残忍,我还是想要好好爱自己。

澎湃新闻: 有没有哪一次放假给你印象很深刻?或者最近的生活里面有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意外?

阚清子:之前有一年过年,那段时间没有工作,就带着父母去海边度假了,一直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,而且带着父母,心情也很愉悦。

另外今年在过生日的时候,我有一个朋友,带着她的女儿,我工作到后半夜,她就一直在等我,给了我一个惊喜,我一打开电梯她就出现了,来为我过生日,我就非常开心,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快累到崩溃的时候,突然有一份爱那种感觉真的太开心了。

“演完《麻雀》,我才找到了一些自信”

澎湃新闻:你刚入行的时候对自己事业有什么样的期待?

阚清子:完全不太一样,我现在对于自己事业的期待就是可以演一些更有挑战性的角色,这方面还是挺有野心的。我的野心不是说自己一定要做到多好,而是看自己还能够挑战一些什么样的角色。

刚入行的时候我其实没有想太多的,我只是把它当做一份职业,机缘巧合下我考上了电影学院,而且演员是一个很被动的职业,一直在被选择,我最开始的时候觉得我能填饱肚子,能生活下去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。

最开始是迷茫,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被那么多人去认识,被那么多人去喜欢。对于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人,你是选不到自己喜欢的剧本的,相当于每次你都要去被选择,很多人去选竞争一个角色,人家来选择你演了之后,这个剧还不一定会被播出。演员可选择的东西很少,只能是在自己得到这个角色的时候,努力去诠释好。

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也都是在坚持,因为还是很喜欢表演的,但也经常想万一自己真的干不下去了,还能做点什么。这种心态持续了很多年,直到你被大家认可了,才找到一些自信。我觉得可能很多演员都有这样的想法。

澎湃新闻:突然之间有了自信是什么时候?

阚清子:应该就是在演完《麻雀》,我才找到了一些自信,在那之前其实都没有太多自信的,打击我的时候还挺多的。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, 但前段时间有我去录节目,人家就说你这两年是不是都没有拍戏,可是我去年演了4部戏都播了,我该怎么说?我是说你没有看电视?还是说你没有关注我?怎么说都不是很礼貌。我只能说可能我的努力还没有做到最好,没有让大家去看到。

对于我们来说,没有被认可的时候,你会听到很多声音,别人告诉你你要这么做,要瘦一点,要那么演,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想法。自己演的角色还没有被看到,演员能做什么呢?演员也是被动的,我不可能提前选出哪一个是热播剧,我也不可能演完之后决定这部剧是否大火。我现在的心态已经很好了,只是这个行业里还有很多人还在很被动的位置。

澎湃新闻:怎么去平衡在这个圈子里的心态?比如说你的同学,突然间红了,被人赏识了,你怎么去平衡心态?

阚清子:我没太有过这个阶段。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很有一颗平常心的,我一直都是以自己生活为重的人,一下子跳得太高,意味着你可能要接受从上往下走的落差感,那是挺难的。

很年轻的时候,你到达一个顶点,后面怎么去维持顶点? 人生就是这样的,不仅仅是这个行业,我觉得任何人的人生都是高高低低,我从小时候就知道这个道理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。

还是要过好自己的生活,多关心一下自己内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。

澎湃新闻:你之前演过张芝芝这样的女性,还有榴莲这样的,《麻雀》里面的李小男也是女性的一种代表。在这么多角色之后,你对于不同女性角色会有一些自己的感悟吗?

阚清子:我就是觉得为什么现在的剧本里的一些女孩都过得很苦,没有自己的生活?放在我更小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个剧本太扯淡了,生活怎么可能是这么苦的?但后来到了现在这个年龄,我觉得生活真的比剧本苦多了,我以前觉得为什么每个戏都要进医院,有这么多院需要住吗?后来我发现生活真的是这样,有很多艰辛和不如意,谁都不是一帆风顺的。

我演张芝芝的时候,前期我非常不理解,但是我生活里确实有女孩子是活成没有自我的状态的,我当时接这个角色是出于一种责任感,我希望更多女孩子在失去自我的时候找到自己,所以我演了一个跟自己生活性格方方面面都反差很大的一个角色,对我来说挑战太大了。所有人看了以后都觉得清子这是你吗?我在演她那段时间情绪不好,播了以后他们终于理解那段时间我为什么那么低落了。我希望更多女孩可以实现自我价值,找到生活当中的乐趣,而不是去依附于其他人。

小的时候是体会不到这些的,随着经历随着年龄随着自己慢慢的成长,才会一步步有这样的感受。

澎湃新闻:刚上大学时候你对这个行业是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吗?

阚清子:没有那个机会,说实话,我们刚入学的时候,每天都在为作业而苦恼,没有想那么多,就是想作业怎么完成,怎么演,故事该怎么编,都在想这些东西,这个行业之类的话题离我们都太遥远了。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去走这条路。爸妈就是希望我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但是没有想过会走上演艺这条路,因为家里也没有人做这个的。

澎湃新闻:以前有过偶像吗?

阚清子:大学的时候还挺喜欢黄渤老师的,我们电影学院经常会有明星出入,有一次我说这是黄渤的背影吗?见到偶像那种感觉。

澎湃新闻:以前有过其他的职业梦想吗?

阚清子:小时候想要开个小的咖啡店或者面包店,梦想有一个自己的店可以经营。

澎湃新闻:最近最想演的角色类型是什么?

阚清子:那种可以素颜出镜的,完全落地,接地气的一个人物。

澎湃新闻:推荐一部你最近喜欢的电影?

阚清子:《你好,李焕英》,这部电影让大家更加珍惜自己身边的人,珍惜生活,珍惜当下。

标签 会为 活到 身材 现在 美食